0. 引言

如果再来一次的话,我不敢保证还会再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“悲剧是一种特殊的,无与伦比的喜剧。任何一种事物走到极端时,都会不可避免的朝着反方向前进。所以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中,通过自身的动力以及外在的压力双重作用下,不断修正自己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是一种缓慢但稳定的螺旋式上升。” 男子响亮而坚定的声音在天花板下回荡。​

1. 悲剧

“威廉·莎士比亚对人性的缺陷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表达方式,这种思想最典型的表现是在戏剧《哈姆雷特》中..”

“哈姆雷特一方面被赋予了为父报仇的重任,另一方面由于其本身存在着性格的缺陷,在关键时刻犹豫不决,错过了最佳时期,”

“如何看待人性缺陷,关键点在于每个个体人性缺陷的大与小、主要与次要。如果为主要矛盾,那么这样的人性缺陷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原谅的;如果为次要矛盾,那么人们理应给予理解与关怀 …. 好了,今天的课就先到这里。”

陆恒微笑道:“这也是我们本学期的最后,马上就要结课了,希望同学们可以好好完成我们这门选课的结课论文,虽然没那么重要,但这也是你们辛苦一学期的证明。”

他顿了一下,高声道:“这你们本学期最后一次见到我了,希望你们假期愉快!”

陆恒,洛城大学的一名教授,年纪不过三十出头,却已经做到了副教授的位置,前途无量,年轻有为。他教的这门课程叫做《西方悲剧小说文化解析》,对于这方面他拥有独到的研究。很受国内相关领域很受推崇,本来他不是这门课的老师,但是原计划安排的老师意外住院,因此学校安排他负责这门课程,结果却出人意料的受欢迎。

。。。​

阶梯教室一片欢呼,陆恒笑了笑,提着包缓缓走出。

“终于结课了,开心!一会回去开两把游戏啊,好久没玩了,手都生了。” 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孩兴奋的说到。

“再说吧,这两天也没什么心思打,赶紧把结课论文写完。” 旁边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孩说,他推了推眼镜:“再说,还有一周就是寒假了,回家再玩也不迟,先把学校的这些事情办完再说。对了,陈尤,你一会去不去吃饭?”

白色衬衫陈尤苦道:“再说吧,我回宿舍前还得去一趟何静那里,也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!谈恋爱好难啊啊…”

“哎,好惨!哎对了,林舒,我听说隔壁班的李妙依今天早上一大清早在宿舍楼下找你,啥情况啊?你们莫不是?”陈尤打趣。

黑衣服林舒道:“得了吧,你这脑子天天想啥呢,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。”他低头黯然道,“再说我也没心思想那方面的,她找我是有别的事情要说。”

陈尤无趣道:“切,开不起玩笑,先这样,我走了,那边催着紧呢。”

“好。”林舒,看着陈尤快步走出教室,他逐渐陷入自己的沉思低语,“或许,那只是一个巧合吧!不想那么多了,先去吃饭了。”

已经十二月份了,地处南方的洛城竟然不冷,空气中带着微风,好不惬意。或许来这里读书的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吧。

收拾好书籍和笔记,林舒背着包慢悠悠的走下阶梯,想着一会吃些什么呢?

一声清脆的女声在左前方响起,正是门口的位置,“林同学!”

林舒抬头望去,有些诧异,正是一袭淡绿色上衣,身着牛仔裤的女生,心想到“李妙依..?她怎么在这”

“你现在有事情吗?我…我想和你再聊一聊那件事情。”还未等林舒开口询问,李妙依快速抢说道:“这都六点了,你肯定还没吃饭吧,我请你吃饭吧!”

林舒有些无语,食指扶了扶眼镜框架。“早上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那件事…。”

李妙依双手扶着腰,瞪着林舒,嚷嚷道:“行行行,我不跟你说那事,就是单纯的吃个饭,就当我报答你给我补课了。这还不行吗?”

他突然有些后悔了,悔不该当初为了那点钱去给李妙依补课,结果陷入这番纠结的境地。

“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,赶紧的,我都快饿死了!”李妙依不由分说,快步走出,不给林舒插话的机会,“你快点的,一会餐厅人都满了。”

林舒无语默默跟上,一边走一边缓声道:“你哄小孩呢?这都快放假了,哪有那么多人。”

李妙依没有搭话,好像陷入了沉思,差点撞上对面来的人。

2. 回忆

餐厅,人群稀稀疏疏的,大多提着饭回宿舍吃,很少有坐下来吃堂食的。

偏僻的角落处,坐着两个人低头吃饭。

“你怎么保证你说的事情是真的呢?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编出来的故事?”林舒喝了口汤,抬头问道。“再说了,如果真的有这么回事,为什么不找警察。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。”

李妙依听完这番质问,没有多说,随即从口袋中拿出钱包,翻开夹层,掏出一张照片,递给了林舒。

林舒诧异的瞅了她一眼,接了过去。照片中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,女子大约二十出头

,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,竟与对面的李妙依有三分相似,林舒想了想说道:“就凭这个,能证明什么?”

李妙依低语的说道:“这是姐姐,那时我才八岁,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,整整十年过去了。”

她轻叹了一口气,娓娓道来:“可能你觉得我说的都是故事,我也无法证明什么,毕竟那么久过去了。连警察都无可奈何,只能以一个失踪案件结尾。”

林舒深呼吸,正色到:“你为什么会找上我,如果连警察都没办法,我们又能做什么呢?”

“我知道你是谁。不!准确的来说是你的另一个身份,我在你的平板上看到了’Gerechtigkeit’这个软件。”李妙依低笑到,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。

林舒愣了一下,“喂喂喂!你这样侵犯别人的隐私好嘛。”

Gerechtigkeit,一款国外开发的软件,意为德语中的“正义公道”。也是一个比较小众的侦探社区,一直在一个较小的圈子里流行。大多都是通过系统给出的一些案件进行分析解答,然后获取积分。

但是很多案件在现实中都有原型,因此也比较受欢迎,一直保持自己固定的受众群体。而又通过积分的高低,列出了一个排行榜,其实也不是软件本身的排行榜,是一些玩家自发组织的,统计用户积分,然后列出的一个排名。

“你可是zs啊,榜上排行第三的大神。”,李妙依兴奋道,这也是她无意中发现的一个秘密。Gerechtigkeit 软件保密信息做得很好,很难知道屏幕对面的人是谁,如果不是巧合看到了林舒的账号,她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,隔壁班的一个普通男生竟然是社区中大名鼎鼎的 ‘zs’。

那天林舒给她补完课,随手把他的平板拿起来玩,结果在一个工具栏夹层里发现了一款熟悉的软件,之前被人提过的,她很有印象。

看到账号的那一刻,她很惊讶,同时也涌出一丝急切。因此,第二天早上就迫不及待的找到林舒,想要寻求他的帮助。

林舒苦笑道:“别了吧,那都是玩玩而已,当不了真。”心中懊悔,那天无聊登上去看看有没有发布新的任务案件,再之后陈尤找他出门,然后就忘记退出登陆这件事。暗道,“大意失荆州啊!平时都及时退出的,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李妙依说道:“就算如此,我觉得你肯定能给我提供一些帮助,而且我发现…”

林舒声音很冷静,缓缓说道:“我们也没那么熟吧,我为什么要帮你。顶多帮你补了几次课,不过也都是交易,所以我们也谈不上什么交情吧,我为什么要帮你解决你的事情呢?”

空气变得宁静,李妙依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桌子上的黑色花纹,好像一团旋涡一般,让她的眼睛变得暗淡,随即笑了一下,“确实,是我唐突了。这件事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,对不起。”

林舒也是静静的看着她,说实话,他并不想参与这样事情,更何况,他也没有这个能力。

“我先走了!”李妙依突然站起来,低声说道,“打扰了!”说罢,快步离开,似要逃离这个地方。林舒也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低落,但是……

林舒就这么坐着,靠着椅子闭上眼睛,好像在想些什么,很安静,很虚幻。只有风扇不停的“呼…呼”转动,才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。

他掏出 iPad,看着历史浏览记录中的Gerechtigkeit,眼神中闪过一丝光彩,抿紧了嘴,嘀咕道,“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,都怪你们,整天麻烦我,哎…”

时间过得很快,林舒收拾东西准备起身离开,却看到对面的椅子上有一个厚厚的本子。他猜测到,大概是李妙依走的匆忙,忘记拿走。叹了一口气,拿起来装进包里,准备明天看到她再交还,现在也不敢发消息,刚对峙了一场,突然发消息都尴尬,他讪笑到。

3. 日记

等到林舒回到宿舍已经是八九点的时间了,不算太早,也不算太晚。

“回来了林舒。”两个舍友正在开黑打游戏,看到林舒回来,打了个招呼,随即继续投入激烈的战斗之中。

他应和了两声,坐在椅子上,收拾背包,把物品归纳整齐,林舒有一些强迫症,看到不整齐的东西就很难受。最后他掏出李妙依遗落的那个厚厚的本子,突然有些好奇。

我就看一眼,真的就一眼,不算侵犯别人隐私。然后在内心吐槽道,只要我不眨眼,就一直是一眼。

林舒打开桌子上的小夜灯,双手轻轻放在本子上面并翻开。抿住嘴唇,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,然后朝着上面的文字看了起来。

“今天好开心,我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他是不是注意到我了?….可是他压根不认识我。怎么办,要不要主动去搭个话,交换一下电话号码。哎呀,好害羞,哪有女孩子这么主动的。…不知不觉大一都快结束了,怎么办呢?要不要一会去问问小岚她们,哼,一定会笑话我的。

—2007年4月3日

林舒愣住了,什么?2007年?

他看了一眼时间,没错啊,现在是2017年12月,十年前的日记,什么情况,这不是李妙依的日记吗?想罢,继续向下看去。

“今天我坐在他的前面了,好紧张,我背上有没有东西,头发脏不脏,万一他看到之后很讨厌怎么办?… —5月11日”

“今天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,原来他是我们隔壁班级的,但是经常请假,不怎么来学校,我说怎么不经常看到你呢,好可惜啊,像你这么优秀的人,一定不会喜欢我吧?就叫你 H 吧!你的名字很好听。 —5月19日”

其余都是一些杂言碎语,林舒在思考,这是谁的日记,为什么会在李妙依那里。难道?他摇了摇头,算了,顾不了那么多了,还是直接还给她吧!

拿出手机,看着最近通话记录里面的名字,沉思了一下,还是决定拨通。“嘟…嘟嘟…嘟…嘟嘟…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请稍后再拨,Sorry….”

这又是什么情况,给我拉黑了?不能吧,李妙依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一直大大咧咧的,林舒倒也觉得相处的很愉快。

渐渐的,林舒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背靠座椅,手指在桌子上轻敲,回想起之前谈话的过程。“她当时要说的是什么来着…?”口中轻轻喃语:“秘密吗?”

正当他心中烦躁,不知如何是好时?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,“林舒!林舒!!”

他抬头看去,一脸严肃的陈尤正看着他,“什么事,你着急忙慌什么?”

陈尤拉起他就往外走,别说了,我这有急事,你赶紧跟我走。林舒见状也不多说,他知自己的好友虽然平时喜欢玩闹,但还是一个非常稳重的人,平时很少看到他这幅模样。

随手拿起一件外套,十二月的洛城夜晚,还是略显瑟瑟寒意。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日记,沉思了一下,揣进怀中。

陈尤带着林舒快步冲下楼,林舒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陈尤不语,自顾自的走着,步伐很快,这让林舒心中也泛起了嘀咕,莫非?

到了宿舍楼门口的小树旁,陈尤拿出手机对林舒点了两下,说道:“你看,这是静静给我发的短信!现在联系不上她了,好像和李妙依有关?”

林舒低头看向手机上面的文字,“我和妙依去图书馆有点事情,就不陪你了。如果一直没有联系你,去找林舒,跟他说是妙依的事情,他会明白的。如果还是联系不到我们,就马上去报警。”

“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林舒?我刚才一直给何静打电话,都打不通,发生什么了,为什么她说你知道和李妙依有关?”陈尤焦急的追问道,显然他现在有些手足无措。“图书馆都闭馆了,按理说她早该回来了。”

林舒也纳闷,她们去图书馆那么就做什么,为什么说我知道,我知道什么?陷入了沉默,突然惊醒,掏出怀中的笔记,借助路灯昏暗的光芒,翻阅着日记,找到书写的最后一页,上面赫然带着崭新的墨迹,大致能判断出书写的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。

心中盘算了一番,这不就是我刚下课之前的时间吗?林舒突然想到,这是不是李妙依设计的一个圈套,故意遗落的,不论我答不答应她,她都会让我看到这些字。

扶了扶眼镜,扫除脑海中杂乱的想法,定神看去。“林舒,对不起!如果你看到这些字,说明你没有答应我的请求。但是我迫不得已把你拉进来,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就在图书馆地下室里面。跟我失踪的姐姐有关!没有人相信我,我只能自己去找寻答案!我请求你帮帮我,我真的没有办法了。”

林舒心中涌出无力感,咬了咬牙暗想道,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看着满脸焦急的陈尤,定下了心,低声道:“跟我来!!”说罢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。

4. 踏入

最近洛城的天气不错,云烟稀少,月色可以直直的照射到地面上,隐约可以看到有两个身影在向前奔跑。

正是林舒和陈尤,空气中很安静,只有一阵一阵的喘息,前面黑色的夜幕,模糊的映着一栋建筑物的背影。

“林舒,我们要进去吗,可是已经关门了啊?”陈尤疑问着。

林舒小声道:“之前我在图书馆在值班的时候,为了方便,配了一把值班室的钥匙。”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钥匙在陈尤眼前晃了晃。

陈尤大喜道:“好兄弟,不愧是你!真有你的。”

洛城大学图书馆的值班室在靠近正门侧边的位置,图书馆有着很老的历史,反正宣传手册是这么写的。值班室里面有个门是通往图书馆的大厅。

林舒带着陈尤悄悄趁着夜色,摸到一段阶梯处,四处看了看,没人注意到,快速把钥匙插进去,逆时针拧了一圈,顺利打开,俩人闪身进入值班室。然后将门反锁。

“好黑啊!”陈尤捅了捅林舒的胳膊,抱怨道。显然他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抱着对林舒绝对的信任才跟着来的。

林舒捣鼓一会,从一个小柜子里拿出一个手电筒。“啪”的一声打开,还好电池都还有电,不然只能用手机照明了。他将手电筒调到最小的档次,轻声道:“好了,别抱怨了,跟我来。不知道她们现在什么情况?”

静谧的建筑物内空无一人,稀稀疏疏的脚步声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两人借助微弱的灯光缓慢前进,怕被外面巡查的保安发现。

“我们去地下室看看。”林舒回想着日记上面的字,回头对陈尤说道:“去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。”

陈尤应声道:“好,那我们快些吧!”

林舒带头前行,这里他比较熟悉,当了半年的管理员,经常往返于各个区域之间,每个门都记得清清楚楚。走了几步,向前看去,安检门闪烁着昏暗的红光。林舒纵身一跃,翻过阻拦的台阶,陈尤随即跟上,控制着脚步俩人继续朝着地下室走去。

夜色笼罩着空气,林舒顺着走廊拐了两圈,打开一扇安全通道的门,放眼望去一片黑暗,他将手电筒稍微调大一些,才能清晰看到一段向下的楼梯。水泥楼梯地上都是黑色的污迹,尽头的拐角处好似黑洞,散发着幽冷的气息,想将他们吞噬,旁边挂着安全通道的牌子泛着绿光。

陈尤打了下冷战,“这…怎么阴森森的。”

林舒笑道:“这里常年没多少人来,平时都当仓库用,经常搬东西,看你吓成这样。”

“别胡说,谁害怕了?看我的!”说罢,陈尤不满的夺过林舒手中的手电筒,只身向楼梯走去。

林舒有些无奈,只能在后跟随,说道:“你走慢点,这里你不熟,别迷路了!下面有好几条通道。”

可以看到两道身影越走越远,逐渐消失在通道尽头,脚步声慢慢归于平静。静谧的大厅也被月色透过玻璃,照耀着光芒,这时大厅闪过一道人影,模模糊糊的身影大概能分辨出是一个成年男子。

只听他叹了一口气,没有过多地停留,竟也朝着林舒他们的方向前进。

已经进入地下室的两人,缓慢的前进,陈尤顺着墙壁通道一直走,林舒紧跟其后,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已经十点二十。

“林舒,你看!”陈尤突然回头对林舒说。

林舒眼前正是一个杂乱无章的仓库,地面上到处都是随意摆放的箱子,还有几把椅子,都铺满的灰尘,陈尤踢了一脚,竟然“咯吱”的一声,直接掉了一个腿,他讪笑道:“这…这跟我没关系啊,本来就散架了。”

林舒在仓库转了几圈,和之前看到的情况一样,打开箱子看了看,都是以前搬进来的书,在这里堆放着。轻轻跺了跺脚,地上的灰尘发生一声厚重的声音,很长时间没人来了。仓库的侧边有几扇木门,倒是关的紧紧的,林舒暗自沉思了一下,心中大致有了计较。

“这么灰尘这么厚,肯定有脚印,赶紧搜索看看!”说完,林舒拿着手机对着地上照去。陈尤见状也是举着手电筒看去。

陈尤刚进来时四处走动了一下,倒是有一阵杂乱的脚印,不过问题不大。

林舒顺着墙边搜索,突然看到有一处地板特别干净,旁边的箱子像是被人推开的,而这处赶紧的地面周围赫然有被人踩过的痕迹,不过很乱,应该是人来回走动造成的。

“陈尤,你过来!”林舒喊道,“应该是这边。”只有这边有人的痕迹,大概就是这里了。

陈尤快速说道,“那我们快走吧!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找到何静她们!”

林舒“嗯”了一声,在手机上点了几下,然后放进口袋,对陈尤说道:“走!”

轻轻推开木门,锁已经不见了,所以能够很轻松的进入。眼前是更加黑暗的世界,借助灯光林舒眯着眼看去,“我去,这是什么鬼玩意!”

5. 迷雾

林舒举起手电筒向前走去,却被坑洼的水泥地拌了一下,紧张状态下瞬间失去重心,朝前翻倒,不慎撞到一块石头。

手电筒重重的摔在地上,林舒失去了意识。

“林舒!”陈尤焦急的大喊道:“林舒,你不要烂尾啊!卧槽你大爷!!”


ps: 作者肯定不会让林舒轻易over啊,毕竟是以自己为原型的角色。但是最近很忙,没什么思路,想快速解决掉这篇文章。

也算是一个心结,对不起了亲爱的读者们!下次一定好好构思一个完整的剧情,然后找一个悠闲的时间,写完一个故事。

下次再见!